冬眠

「空に溶け込んでゆくような、十秒間、内緒の苦言症。」

我深知自己在顾虑什么。

若是仔细思考过后就会明白,那样的状况也终究会到来的。仅仅是孤军奋战的话,最终的结果也只能任由时间检验罢了。我从来不随意把事情交给时间——时间会冲淡一切,也会麻痹伤口——一旦完全接受这个事实的话,我会不会一味逃避而安于现状了呢?好了伤疤忘了疼的这种结果,真的是我所追求的吗?

不是吧,并不可以这么做吧。

因此我才要保持清醒,更缜密地收集信息与经验,更理性地看待问题,然后更谨慎地思考,做出最合乎情理与利益的选择。我无法回头,也绝不能再回头。即便是多么令人痛苦的回忆或是那些让人无比怀念的过往,都不能再轻易沉迷其中。把优柔寡断与害怕失去抛下、将一切非双向的付出与情感都割舍、...

1

对于多到快要溢满的思绪感到没辙。

像是向阳的藤蔓渴求日光,我只能在遥长的路途中不停追逐着,在名为「你」的已逝夏日幻象中不断汲取曾和你同一空间内的氧气。明知重蹈覆辙,却还是心甘情愿地谱写出莫比乌斯环的另一个延展点。

我贪恋你的呼吸,贪恋由你口中吐露出的每一个音节。它们牵起摇曳着告别的末端夏日之手,悄无声息引入我的梦中。而那个梦里我却始终紧闭双眼,在最凉快的天台顶端任由蝉鸣倾诉你飘忽不定的虚幻影子。

天空被泼洒成墨蓝色,以奇妙的比例将繁星纳入其中。明明星光没有那么炙热,却还是将你的身影溶进了布满光点的无际天幕。摇曳着、摇曳着,直至染上夜色,直至深邃的宇宙微光栖息在你的肩头,那只手拨开了地球仪...

1 2

每個人一開始便是「無謂」。

不曾有过多到能酝酿出离愁别绪的经历,我只是在无数个溢满星点的夜晚向不可预见的未来投入虚无缥缈的歌声,在没有水灯点缀的绯红夕暮下将白色耳机插口悄无声息地接入那些由某些人描绘出的世界中。

我见识过刻上黄昏印记的牵牛花凋零模样,听过废弃车站前笛声和鸣的悲凄恸哭,闻过雨声残响时被水珠轻抚的栀子花气息,也听说过那个夏日在烟火绽放的喧闹祭典上某人说出的道别话语。只是没有人在狼少年的谎言中辨别出真实,没有人牵起双目失明的长发公主伸出的手,没有人知道如何将生锈的语言传达到摇曳的天台一边,更没有人了解黎明时分启程的卡车究竟开向何方。

我只是在夏日的一角拨起弹片,断断续续地拼凑出不成调的旋律,计算出它融入已不...

4

那样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很难根除。它会在心中膨胀、发酵,在盛夏盈着水汽的空气中不断宣示自己的权威。

那是连教科书也没有记载的心情。承载着八月尾巴的栀子花气息,它扬着炽烈的旗帜向不久的未来招摇而去。倾盆大雨也捎不去它同拂晓天空一般镶嵌进故国呼吸的淡淡哀伤。

我在茶杯底部发现了沉淀它。余着清雅的馨香,它静静地、不被期待地试图在微不足道的茶叶心跳中沉默。

然而它确实有被我发现。被小小的羹匙提携起的那份沉淀,终于让我得知九月还是不动声色地到来了。

3

马不停蹄地前行着,即便不知在这被大人所铺设好的道路究竟向何方招展而去。如此被驱赶着奔向前方,在一次又一次逞强过后重重跌倒。

也曾想过就这样止步不前,在转瞬即逝的夏风怀抱中索性把呼吸都丢弃。若明日停止绽放,那么我一定会在无数个毫无建树的往昔中失去能够追逐的意义。

停下吧……这样迈向连自己都无法知晓能否将之称为未来的次站的电车。在心中不断呐喊着的这个声音,在岁月流转中不断烦人地鸣响。

仿佛连云朵都被抹去,湛蓝而不断浮动蝉鸣的天空也将把最后的电波吞没,留下的只是无法接收到任何人讯息的机械嗡鸣,以及我宛若暖气流般琢磨不透而漂浮在空中的空虚夏日回忆。

停下吧、停下吧,这样无所作为的自己。只是一直...

3 2

想要在夏日里唱起情歌,一首接着一首,即便是感到疲惫。

说是情歌,实际上只是从喉咙里颤出歌颂夏日的曲子罢了。这绵长的夏日就是我的情人,在拨动琴弦的指尖、在不住颤抖的唇瓣上,他落下一个又一个似有若无的轻吻。

据说鲨鱼也能够溺死在它赖以生存的广袤大海里,而我则会溺亡在有你的轻柔的夏日吐息中。被风拉长的我的歌声溶入夕阳哀伤的眼眸,声音也变得沙哑,无二于你那时在秋千上摇摇曳曳发出的声响。

「乌鸦叫了就回家吧。」我仿佛听到你在说。

然而我内心深处早已悉知你不在的事实,就像我不会在往后的夏日中寻觅到你的影子。即便如此,我也依旧试图将之封尘在默不言语中。

所以、所以啊,变得不停前行却又止步原地的那样...

13

白色耳机中播放不完的是争吵不休的声音。

心脏的炽热被风携起,刻画在夏日电车的一轨。蝉声惊悸,叶片摇曳,夹杂着对那朵依存在湛蓝天际的海百合般云朵思念,一同藏匿进了我的画布。收音机嘈杂的声响中并没有你的呼唤,我也只是能够在夏日的一隅依稀辨认出你曾存在的证据。

然而那转瞬即逝的你的影子终究也被岁月染上模糊印记,在我的脑海中笑着溶进酷夏的你与暗下的昏黄夕阳一同被埋没在初华的街灯中。

曾想过将乌鸦奏响的低鸣作为归去的信号,在干净的空气中大口而稳健地吐息,将点染色彩的画笔落在洁净无暇的你的梦中。但我终于是失败了,沉溺于风铃脆响和麦芽糖的甜腻,你的笑容在眼前越发朦胧,而后不再真切起来。

电台的访谈混...

20

无题

他在被高楼棱角切成四方的城市天空下缓慢移动着,感到喉咙又干又涩,难耐地张开嘴,不料呜咽声就这样溢满而出。

啜泣声撞在冰冷的玻璃墙上,再被紧密排列的建筑材料所排斥,最终又回到他耳中。他像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在道路中间停下了脚步然后向天幕望去。

细密的透明丝线如期降临。

自他离去之后便在一次不经意间发现已经被他感染了出门看天气预报的习惯,他还记得意识到这个令人心痛的事实时自己清晰映在镜子上的僵住表情。

空气中的暖意一点点被剥夺,就像从他指尖渐渐流逝的温度一般。

他没有立马跑去躲雨,而是任凭水珠从发间划过额头,再流进眼底。恍惚中他甚至感到这雨越发地温柔,就像某人那时滑过他脸颊的指腹。...

23

感觉我自己就是一具尸体,毫无价值可言。

2
 
1 / 2

© 冬眠 | Powered by LOFTER